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防御纵深 >

朝战二次战役西线战场志愿军是怎样打败美军的?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防御纵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次聊聊朝鲜战争二次战役的西线。篇幅有限,就以网友最喜闻乐见的38军为主视角,其余各部剪短截说。

  我军撤出飞虎山后,基本就在一线号志司召开第一次党委会(彭副总要斩梁大牙的马谡,便是此番),定下战案,采取宽大正面运动防御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诱敌深入,向敌侧后转移。

  由此,我军开始有组织地积极诱敌北上,一会先反击再败退,一会释放战俘传假情报,热闹得很。

  联军方面,麦帅第一次战役挨了一闷棍后,仍守着以快打慢的旧思路,要集结力量快刀斩乱麻,正中我军下怀。西线这边,双方阵线到大打前基本是西高东低的一条斜线,与东高西低的清川江交错。西侧双方基本对峙在江北第一次战役发起时的位置,东侧战线则在江南。

  联军还是老阵型。一军携24师、英联邦27旅、李1师团在西。李二军团6、7、8三个师团在东。中间则填上新来的米九军,辖2师与25师。后面预备队除了骑1师,又加上新来的土耳其旅。

  我军也还是一次战役的老套路。9兵团入朝打东线。西线军和从东线军作为主攻打穿插,由副司令韩先楚靠前压阵。往西,40军渡江向南插,配合韩集团突破。再往西,39军正面压上。最西面,还是凑数的50、66军。不留预备队赌天胡,很有彭副总的特色。

  再说后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军出国作战后勤无着,第一次战役中便吃了大亏。前线的需求大过天,东北局不含糊,迅速动员超过六万人的专门后勤队伍,搭起三条运输线路,给最可爱的人送去炒面煮肉。

  然而要说拼后勤,人家米帝是祖宗。美帝空军发起大规模空中绞杀,不但铁路汽车神马的给一扫而空,连志司的驻地都被人家摸到了。汽油弹一通招呼,岸英同志壮烈牺牲。

  11月24日,联军欢度完感恩节,悍然发起大规模地面攻势。我军发起西线第二次战役的时间,恰是第二天的25日。

  之前说过,38军作为全军老大哥,一次战役打了个稀碎。此番要打翻身仗,那真是侦查的准备如风,囤积的物资如林,踊跃的儿郎如火,坐镇的韩总如山。总攻的命令一下来,本是让38军带着42军一部会攻德川李7师团的。梁大牙当场立下军令状,小五该干啥干啥去,德川城一纵包了。

  此时这「祭品」李7师团还不知死活,率先发起进攻。不同于另几支伪军,这伙一次战役对阵38军,表现不错,先是抗击我军,保着友军南撤。然后又击破我军阻击,攻占飞虎山。接着一马当先,一路驱逐我军的弹性防御,进占德川。

  然而这些战绩实际上充满水分,前面因为我强弩之末,后面源自我刻意诱敌。此番38军准备完毕真打,那就是大锤砸西瓜了。先出个最弱的114师,不但只手便把李军的攻势顶了回去,还听声辨位,趁夜摸掉了其靠前支援的宝贝炮队。

  同时,主力1、2师一左一右,翻山越岭地去包李军饺子。再掷出一枚「袖里箭」,便衣队深入敌后,奇袭武陵桥。待到天一亮,曾嚣张不可一世的李7师团,除了后方一个联队,已全部成为刀下之鬼,瓮中之鳖。38军遂猛攻一昼,将这伙仇家斩尽杀绝,痛快极了。

  42军被放了单飞,进攻宁远李8师团。这伙伪军一次战役中虽受打击,却也没7师团辣么狂妄,看势头不对就迅速转攻为守,炮兵也谨慎地留在后排输出,没啥破绽。但42军打得很扎实,以力降拙,先夺城破阵,再顺势打援,很快将敌击溃。

  40军从北向南插,配合韩集团突击,对上的是曾威震阿登的米2师。落实上级意图,老八(119)继续穿插策应韩集团,咬住米38团(却被坦克反扑冲垮,失利)。遇到就是缘份,主力七师(118)留下,教遭遇的米9团作人。

  最喜小九(120)无赖,359团在副师长黄国忠的带领下,先白衣渡江夺下滩头阵地,还摸掉了十几门重炮,又固守一昼挡住那蜂拥「拯救大兵贝克」的敌援,保着七哥痛宰米帝,获志司通电嘉奖。

  再往西,39军对上的是米25师。开局挺顺手,还招降了一个成建制的黑人连。但此处敌人有一营坦克,溃敌把坦克横在外圈当工事,建立了坚固的环形阵地,很是棘手。

  天亮时就打还是撤的问题,5师和军部发生激烈争论,最终军主力撤离,留下5师一个连蹲一线挨火海。该连战至下午力竭身倒,对头裂围而去。

  战至27日,东面,我38、42军击破李7、8师团,不过二十来小时,联军的右翼便土崩瓦解。中间,我39、40军已将米25、2师咬住,只待韩集团迅猛穿插以歼灭敌人。西面没大仗不提。联军还有骑1师、土耳其旅(及一次战役被打残,形同虚设的李6师团)作预备队,我军没留预备队。

  志司遂下令,38军兜内圈,42军兜外圈,迅速封住敌人退路;40军向南猛进,咬死入瓮的米2师,39、66军向东转,一同攻击包围圈中的敌军;50军留在西侧,继续向南吓唬人。联军遂兵来将挡,派土耳其旅去挡38军,骑1师去拦42军。

  先说42军,该军领命后即沿公路进击,驱逐纸糊的李6师团,但为米骑7团所阻,未完成穿插任务。网友甚至部分官家都声称,是42军作战失利导致未能全歼米2师,其实不然。骑7团背后是整个骑1师,别说42军,就是板垣师团穿越过来怕也突不过去。42军能把骑1师牵制住,策应大哥38军在北面开无双,就已经起到了应起的战役作用。

  再说40军,该军的任务是从正面压上,咬住「围猎」的目标米2师。遂拿出乱拳捶死廖耀湘的劲头,白天冒着火海,晚上忍着严寒,争先恐后,尾追截击。战柳洞、克龙水洞,破院里(此战步兵炸坦克,大获成功),占军隅里。

  往西39军转向东侧,从宁边方向渡江,跟着40军一同攻击米2师。再往西66军,跟白善烨的李1师团过了几手,便东进接过39军的战线军继续充数。

  最后说我们的主角38军,该部奉命兜内圈穿插。韩副司令深刻领会上级意图,指导38军,以主力击破当面之土耳其旅,攻敌基地军隅里;以奇兵越野奔袭军隅里后方的要地三所里,包敌饺子。此战奉命奇袭的2(113)师大放异彩,顶着敌机大白天强行军,十四小时疾行一百四十华里,「像钢钉一样钉在」了联军的七寸。

  此时我军已将米2师、土耳其旅等部包围在了军隅里地区,打歼灭战的条件初步形成。28日是歇斯底里的一天,志司赶着38军各部迅猛南援2师,加厚饺子皮。上午3师电台故障收不到命令,梁大牙差点急疯了。可你军部自己的机要也不着调啊,发给2师的命令出了错别字,「龙源里」打成「龙泉里」,愁死人了。

  好在人家2师罗圈稳,自己派侦查员摸清地形,判断出上头指的应是龙源里。遂积极领会上级意图,一边挡住从南面反扑三所里的米骑5团,一边分出一团自行抢占要地,同时还派小队破路炸桥,把联军南逃的道路彻底封死,没闹出八纵封机场的遗憾。

  此时那猎物米2师,却是联军大军南逃的后卫,职责所在没法逃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入重围。好容易29日等来命令,红着眼南窜,一边被40军踢屁股,一边一头撞在了38军的阻击上。逃命的穷凶极恶,阻击的志在必得,龙血玄黄,一触即发。

  30日天亮,包围圈内的米2师等部向38军发起亡命突围。军隅里本是联军的前进基地,大件物资堆积如山,撤起来车水马龙,有如长假时进出北京的高速一般。路上「杜家坎」式的支点主要有两处,一是北面拦腰的松骨峰,二是底下兜头的葛岘山口。

  先说松骨峰,此处是南下公路的一处拐点,位置关键。335团1营抢占该处阵地时已是拂晓,别说工事了,饭都没顾上吃,亡命的米军车队便鱼贯而来。该营勇挑重担,就地扼守,特别是先头三连,一白天死挺在公路边上,任你飞机轰大炮炸,硬是用自己的血肉(最后全连打剩7人),撑起了战役胜利的全局。这就是咱们小学课本上「最可爱的人」的故事。

  再说葛岘山口,此处是龙源里「守门」的主阵地,由337团把守。该部已在此经营一天,构筑了可为依托的工事。且一师在北面松骨峰死战,拖住了米军的主力炮兵。但此处是包围圈的最外围,要抗击里面米2师和外面接应的英联邦27旅的南北对进。(这便又看出42军的牵制作用了。此时南边对进的若是米军自家的骑1师,压力就更大了。)

  我军打得很聪明,坦克拦不住就不硬抗,明枪暗炮专照步兵、军车等「软目标」招呼。米军甚至将此处喻为啥「Gauntlet」,以突出情况之凶险。其实那会我军一线除了轻武器,也就几门迫击炮而已,帝国主义纯属自己打得怂,就吹对头猛。

  战至下午,蚁聚此处突不出去的联军越来越多,战局趋于白热化。米2师在地空火力支援下,师长Kaiser 亲自带队,向我阵地发起了塔山式的决死冲击,我军遂放出预备队338团侧击,决一死战。短兵相接勇者胜,Kaiser 个人虽然坐着坦克突出来了,但多数米军依然被我军压回了包围圈。

  入夜,联军失去了救命的空中掩护,战斗意志也随之彻底崩溃。在山里窝了一天的38军主力四面出击,以乱对乱,漫山遍野地捉俘虏缴枪。联军遂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唯有断后的米23团,团长Freeman 眼看南边师主力凶多吉少,断然在半小时内打光三千发炮弹做掩护,掉头西向,钻出重围——好一个米国皮定钧。

  此战我歼灭米2师、土耳其旅及配属的李军一部共七千余人,毁重炮上百门,坦克、汽车近千辆,缴获的物资更是堆积如山。米国内左翼媒体誉之为「美国陆军历史上最大的失败」。

  整个二次战役西线,志愿军歼敌超过两万人,大获全胜。志司通电全军: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

本文链接:http://sendasgift.com/fangyuzongshen/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