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防御纵深 >

远东战役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防御纵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远东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联出兵中国东北、朝鲜北部、千岛群岛和南萨哈林,歼灭日本关东军的一次战略性进攻战役。远东战役的战场辽阔,地形复杂。为实现大纵深和快速度的进攻,苏军以压倒优势的兵力对日本关东军发动了突然袭击,实施重点突破,东西夹击,并在第一梯队集中大量坦克和机械化兵团迅猛推进,在短短的10多天里歼灭了号称百万大军的日本关东军,从而迫使日本最终接受无条件投降。

  中国东北、内蒙古和朝鲜北部地区是展开主要战斗行动的区域,总面积为150万平方公里。陆战区由北至南纵深约1500公里,由西至东伸展约1200公里;苏联、蒙古同中国和朝鲜的国境线从三面环绕整个战区,总长达4400公里;而苏联太平洋舰队作战的海战区的长度沿经线公里)。

  总的看来,中国东北和朝鲜战区属于纵横交错的边缘山地和内陆大平原,较大的边缘山系有:西面的大兴安岭,北面的额木尔山伊勒呼里山小兴安岭,东面的老爷岭张广才岭、长白山和北朝鲜山地。这些山地形成了宽达100—400公里的难通行的屏障,基本上切断了从蒙古以及外贝加尔、阿穆尔河沿岸和滨海地区通往的大部分线路,形成了易守难攻的态势。

  因此,要在短时间内突破日本关东军的防线,就必须要达成战役上的突然性。但是,由于作战地域极为辽阔(相当于法国战场的3倍以上),从而使便于实施进攻的方向极其有限,有必要给参战苏军各方面军和集团军规定较为宽大的进攻地带。这样,在大多数集团军的进攻地带内,各部队不得不在单独的、有时甚至是相隔数十公里的不同方向上采取作战行动,而这正是在远东战区复杂的地理条件下实施战役进攻的最重要的特点之一。

  1945年春,苏军在远东仅驻有35个步兵师、2个步兵旅、7个坦克旅、1个坦克团、7个坦克营和16个筑垒地域,共约70万人。

  这些兵力基本上是执行防御任务的,其技术装备较差。因此,为了建立打击日本关东军的必要的兵力兵器部署,就必须在短期内实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队变更部署,而且只能依靠唯一的一条横贯西伯利亚的铁路干线来完成从欧洲战区向外贝加尔和远东(距离长达9000—12000公里)运送兵员、武器装备和供给物资的工作。

  1945年4月,原卡累利阿方面军的军事指挥机构移驻滨海地区;随后,乌克兰第二方面军的军事机构也到达了外贝加尔。从1945年5月起直至远东战役开始前,相继到达远东战区的部队有:从东普鲁士调出的第五集团军、从哥尼斯堡调出的第三十九集团军、从捷克斯洛伐克调出的第五十三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以及大量的独立坦克、炮兵、航空兵、工程兵等部队和兵团。在向远东集中兵力期间,沿西伯利亚铁路干线列运送武器装备和物资器材,共计13.6万节车皮。此外,各方面军之间和方面军内部进行的铁路运输量也达到了95205节车皮。其他方式的军事运输量分别为:汽车运输量51.3万吨、海上运输量6.07万吨、内河运输量8.4万吨。

  与军队变更部署同步进行的是战区准备工作。由于远东战区的条件十分复杂,这就要求进行大量的工程作业,以保障军队的集中和展开。为此,苏军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在远东各方面军配备了18个工程工兵旅、30个专业独立工程兵团以及大量后勤部队,共计518743人,占远东苏军部队总数的49%。1945年6—8月,工程部队共开辟3138公里新公路;修缮了5374公里的旧公路;道路土石方作业量达16.98万立方米,采掘和运输石方13.6万立方米;加固和架设桥梁255座,总长4260米;挖掘水井1194眼;修复水井322眼。此外,还设置了760个地雷场,共敷设了188867枚地雷;营建了2389个技术兵器和汽车掩体;修筑了6250个高80厘米至1米的土质角锥形路标;准备了12050捆束柴和拼长达2公里的木板,用以在沼泽地铺设通路等。

  由此可见,远东战区军事工程作业的特点是:大量修筑道路和桥梁,在原始森林地和森林沼泽地构筑进攻出发阵地,确保突破敌筑垒地域和强渡大型江河障碍,在缺水的沙漠条件下提供部队用水。因此可以说,工程兵在战役准备期所进行的大量工程作业为苏军顺利地转入战略进攻和达成战役的突然性提供了根本的保障。

  到远东战役前夕,先行于1944年12月开始的物质技术保障器材的储备以及后勤保障工作也全部完成。1945年8月初,远东苏军物资储备的平均数量中,弹药基数:枪弹4.2,122和152毫米口径炮弹14.3,迫击炮弹9.8,航空炸弹65;油料基数(1个油料基数的重量为19150吨):高级汽油2.9,车用汽油2.7,柴油2.7;给养日份(1日份口粮的重量为2729吨):面和米73.6,肉制品57.9,糖125.7,饲料12.8。这样,到战争开始时,物质技术器材的储备量已能充分保证军队的作战需要。

  远东战役前夕,日本关东军对满洲在乡军人实施了总动员,编为两个方面军、两个集团军、两个航空集团军和一个内河舰队,共计97万人,拥有坦克600多辆、火炮和迫击炮5000多门、飞机650架。伪满蒙军编为6个步兵师、7个骑兵师、12个步兵旅和2个骑兵旅,共计28万人。

  日本关东军总司令为山田乙三大将,总司令部设在新京(长春),作战司令部设在通化,其兵力的具体部署如下: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喜多诚一大将)辖第三集团军(司令官村上启作中将,共4个师团)和第五集团军(司令官清水规矩中将,共3个师团),共计10个步兵师团和1个步兵旅团,部署在牡丹江和延吉地区,负责东部地区的防御;第三方面军(司令官后宫淳大将)辖第三十集团军(司令官矢田一郎中将,共4个师团)和第四十四集团军(司令官本乡义夫中将,共3个师团和1个坦克旅团),共计9个师团、2个坦克旅团和3个步兵旅团,部署在长春和沈阳地区,担负机动作战任务,并兼顾西部防御;独立第四集团军(司令官上村干男中将,共3个师团和4个步兵旅团)占据海拉尔、哈尔滨、黑河三角地带的各筑垒地域,负责北部和西北部的防御;第十七方面军第三十四集团军配置在北朝鲜,充当战略预备队。另外,在南萨哈林和千岛群岛还驻有第五方面军,辖第八十八步兵师团(驻南萨哈林)、第九十一步兵师团(驻占守岛)、第八十九步兵师团(驻北方四岛)、第一二九混成旅团(驻得抚岛)和独立混成步兵联队(驻松轮岛)。这样,日军就形成了一个以1/3兵力为掩护部队(主要防御东部滨海方面)、以2/3兵力配置在纵深担当战役机动作战的兵力部署。其战役企图是:立足以纵深前出的强大反突出制止苏军的深远突破;次则坚守长春、沈阳、锦州等地;再次则撤至朝鲜,依托中朝边境山区凭险固守,策应其本土决战。

  苏联最高统帅部大本营考虑到新战区的距离遥远、战局的空间规模庞大和参战的兵力众多等因素,因而在哈巴罗夫斯克设立了远东苏军总司令部。在远东展开的全部陆军、空军、防空军、海军舰队和地方军事指挥机关统归远东苏军总司令指挥。远东苏军总司令为苏联元帅А·М·华西列夫斯基、军事委员И·В·希金上将、参谋长С·П·伊凡诺夫上将,下设3个方面军,共有11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3个空军集团军、3个防空集团军、1个骑兵机械化集群和1个战役集群,合计4个坦克和机械化军;2个坦克师;78个步兵、摩托化步兵和骑兵师;27个坦克、机械化、摩托化和步兵旅,共计1577725人(其中作战部队1058982人),拥有火炮和迫击炮26138门、火箭炮1171门、坦克和自行火炮5556辆、作战飞机3889架和舰艇630艘。

  苏军的战役企图是:以3个方面军协同配合,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向中国东北地区纵深推进,以东、西两个方向的向心突击为主,其中又以西部为主要突击方向,目标是夺取战略要地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地,切断关东军与朝鲜日军和本土日军的联系,围歼其主力并解放东北全境,速战速决以避免对日持久作战。另外,以太平洋舰队协同陆、空军各一部攻占萨哈林岛千岛群岛。

  外贝加尔方面军(司令员苏联元帅Р·Я·马利诺夫斯、参谋长М·В·扎哈罗夫大将)辖第十七集团军(司令员А·И·达尼洛夫中将)、第三十六集团军(司令员А·А·卢钦斯基中将)、第三十九集团军(司令员И·И·柳德尼科夫上将)、第五十三集团军(司令员И·М·马纳加罗夫上将)、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坦克兵上将А·Т·克拉夫钦科)、苏蒙骑兵机械化集群(司令员И·А·普利耶夫上将)、空军第十二集团军(司令员空军元帅С·А·胡佳科夫)、外贝加尔防空集团军(司令员炮兵少将П·Х·罗日科夫),共由65.4万人、7000门火炮和迫击炮、2146辆坦克和自行火炮、1360门反坦克炮、583门火箭炮、601门高射炮和1334架作战飞机组成,在外贝加尔方向展开,向沈阳、长春实施主要突击,并向张家口和海拉尔实施辅助突击。为了充分发挥该方面军在整个战役中的主要突击作用,将远东苏军唯一的坦克集团军配置于该方向,并担负纵深突击的主要任务,限其5天之内翻越大兴安岭,而后进至沈阳——长春一线公里。

  远东第一方面军(司令员苏联元帅К·А·麦列茨科夫、参谋长А·Н·克鲁季科夫中将)辖红旗第一集团军(司令员А·П·别洛鲍罗多夫上将)、第五集团军(司令员Н·И·克雷洛夫上将)、第二十五集团军(司令员И·М·契斯季亚科夫上将)、第三十五集团军(司令员Н·Д·扎赫瓦塔耶夫中将)、空军第九集团军(司令员空军上将И·М·索科洛夫)、滨海防空集团军(司令员炮兵中将А·В·格拉西莫夫)、楚古耶夫卡战役集群(司令员В·А·扎伊采夫少将),共由58.6万人、8600门火炮和迫击炮、186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1538门反坦克炮、516门火箭炮、504门高射炮和1158架作战飞机组成,在滨海方向展开,从东部发起进攻,围歼日本关东军第一方面军于牡丹江地区,尔后向吉林、长春、哈尔滨方向进击。

  远东第二方面军(司令员М·А·普尔卡耶夫大将,参谋长Х·И·谢夫钦科中将)辖红旗第二集团军(司令员坦克兵中将М·Х·捷列欣)、第十五集团军(司令员С·К·马蒙诺夫中将)、第十六集团军(司令员Л·Г·切列米索夫中将)、独立步兵第五军(军长А·А·季雅科诺夫少将)、空军第十集团军(司令员空军上将П·Х·日加列夫)、阿穆尔沿岸防空集团军(司令员炮兵少将Я·К·波利亚科夫)、堪察加防御区(司令员А·Р·格涅奇科少将),共由33.7万人、4400门火炮和迫击炮、128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808门反坦克炮和1095架作战飞机组成,在阿穆尔河方向展开,担任次要突击任务,战役意图是横渡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向哈尔滨、齐齐哈尔方向推进,牵制并寻机歼灭日军独立第四集团军。

  这样,苏军针对日本关东军的兵力部署和战役企图,形成了一个以日军的防御弱点为主要突击方向的多方向、多层次分进合击的战役部署。

  远东战役的战略性进攻包括兴安岭——沈阳战役、哈尔滨——吉林战役、松花江战役、南萨哈林和千岛群岛战役。

  为了达成战役的突然性,直至8月7日16时30分,远东苏军总司令才将开始战斗行动的训令下达给各方面军的司令员。8月8日夜,远东苏军3个方面军按照统一计划隐蔽地进入进攻出发阵地。从8月9日零时10分至凌晨1时,苏军未经炮兵和航空兵火力准许就发起了全面进攻。总攻发起以后,空军先后出动了两批共480架轰炸机,在歼击机的掩护下,对海拉尔、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吉林、沈阳等地的军事工业基地及铁路枢纽和机场等重要目标实施了集中轰炸。日空军慑于苏军的威力,在战役的第一天就转移到南朝鲜和本土,所以苏军一开始就掌握了战区制空权,为地面部队顺利推进创造了有利条件。

  8月9日零时10分,外贝加尔方面军先遣支队越过边界,率先发动了进攻。从拂晓开始,第一梯队各集团军分12路向东挺进。行动迅猛的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每昼夜前进达150公里,12日已纵深前进约400公里,越过了大兴安岭,前出至东北平原。但这时油料告罄,装甲大军不得不在鲁北和突泉集结休整两天。得到情报的日军出动了86架轰炸机,进行了12次集中轰炸,击毁了苏军150辆坦克、27门火炮和42辆汽车。直至13—14日,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才得到了空运的油料供应,重新恢复了进攻,左翼先头部队攻占洮南,歼灭伪满骑兵第一师,俘敌1300多人。至此,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圆满完成了战役第一阶段的任务,打开了进军日本关东军心脏地区的大门,并于18日至19日进抵长春和沈阳,从而加快了整个方面军的前进速度,为其它集团军的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进攻的第十七集团军和苏蒙骑兵机械化集群5天内在沙漠中行进了300多公里,14日,骑兵机械化集群所属部队攻占了多伦,18日至19日进抵张家口、承德附近。彻底切断了关东军与华北日军的联系。第十七集团军也于17日攻占了赤峰。此外,第三十九集团军紧随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相继攻占了乌兰浩特索伦,进逼长春。而第三十六集团军则于9日开始以主力强渡额尔古纳河,发起了夺取扎赉诺尔——的顽强战斗,次日攻克满洲里,17日进抵齐齐哈尔。至此,外贝加尔方面军在中国东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与远东第一和第二方面军一起合围了关东军的主力部队。

  远东第一方面军是于8月9日凌晨1时在大雨滂沱中转入进攻的。8时30分方面军主力投入了战斗,第五集团军第一天就突破了绥芬河筑垒地域,向前推进了23公里。红旗第一集团军则强行穿越无道路的山林地带,于8月10日开始抢渡穆棱河,并于13日突入牡丹江市区,从而保证了方面军将第五集团军的主力移至吉林和长春方向,以便与第二十五集团军共同对该地实施快速地向北攻击。至8月14日日终前,远东第一方面军已向中国东北纵深挺进了120—150公里。到8月16日,太平洋舰队登陆部队攻占了朝鲜的清津;同日凌晨,红旗第一集团军完全占领牡丹江。次日,远东第一方面军当面之敌已全部被击溃,大批日军开始投降。为了迅速攻占哈尔滨、吉林和平壤等大城市,从8月18日至24日,远东第一方面军在上述各地实施了空降兵机降。

  远东第二方面军分左、中、右路于8月9日凌晨1时发起进攻,中路主力渡过阿穆尔河后沿松花江向佳木斯方向进攻;左翼强渡乌苏里江,迅速攻克了,14日到达宝清;右翼于8月11日强渡阿穆尔河后,主力向嫩江——齐齐哈尔方向进击,部分兵力则开始攻击北安——哈尔滨方向。8月17日,远东第二方面军攻占佳木斯;18日进入齐齐哈尔;20日开进已被远东第一方面军空降兵控制的哈尔滨。此外,远东第二方面军还与太平洋舰队协同作战,于8月26日占领了南萨哈林,8月31日占领了千岛群岛。

  在远东苏军的猛烈打击下,日本关东军总司令部被迫于8月16日下午4时向苏军请求停战。8月18日,又正式下达了关于停战和解除武装的命令。次日15时30分,关东军参谋长秦彦三郎中将和日本驻哈尔滨领事宫川受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的委派,在哈尔滨同以А·М·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为首的远东苏军最高指挥人员谈判投降事宜。至此,持续了10天之久的远东战役实际已经结束了。虽然苏军在南萨哈林和千岛群岛还继续采取军事行动,但主要是苏联出于夺取这些前日本领地的急切心情,拖延停战并在上述地区拒绝接受停火,以便完成对南萨哈林和千岛群岛的实际占领。

  远东战役以苏军的彻底胜利和日本关东军的投降而告终。在整个战役中,苏军损失3.2万人、500多辆坦克、600多门火炮和100多架飞机。日本关东军则有83737人被击毙、67.7万人被俘,被苏军缴获的技术装备和物资包括:1500门火炮、2200门迫击炮掷弹筒、600辆坦克、2000辆汽车、700辆装甲车、1000辆拖车和拖拉机、1.3万匹战马、1.2万挺机枪和轻机枪、861架飞机(包括“满洲国”的民航机和日本陆军航空士官学校的教练机)以及679栋各类仓库。

  远东战役是苏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首次实施突然袭击、开辟新战场的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战役,完全具备闪击战的所有特性。由于其对手——日趋没落的日本关东军不堪一击,这次战役成为二战期间所有战局中时间最短而战果又最显赫的一个战局。远东战役的主要特点是:

  (一)以各种手段和措施达成战役的突然性。这包括苏军领率机关下达的各种伪装措施的命令,即部队的一切调动只在夜间进行;昼间各种兵器均须配置在专门的掩体并覆以伪装网;新到达的部队的电台只允许收报而决不允许发报;工程兵开辟通路的作业只能在夜间完成;在国境线上保持平时的值勤制度等等,这些措施完全迷惑了日本关东军,认为苏军要完成进攻的准备至少还需要1—2个月的时间。因此,当苏军突然发动进攻时,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大将尚在大连度假,这顿时使关东军的指挥系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二)选择了出乎日军意料的西部方向实施主要突击。由于西部是辽阔的大戈壁和难以逾越的大兴安岭山麓,日军因此在这里疏于防守,仅设2个师和1个坦克旅。而苏军则在欧洲战场挑选了曾在类似远东战区地形作战的3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1个坦克集团军来担负突破日军防守不严但地势险恶的西部防线的任务,并收到了最佳效果。

  (三)坦克集团军承担主要突击任务,在战役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完全是欧洲战场机械化大兵团作战的翻版,长于步战的日本关东军根本没有集群坦克作战的经验,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坦克集群的快速攻击束手无策,只能坐以待毙。

  (五)以空运方式重点解决各部队、特别是坦克机械化部队的供油供水问题,保障了进攻的快速性和连续性。

  1945年8月的远东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是苏联对日本的唯一一战;有此一战才使得反法西斯同盟最终是完整的——虽然这个同盟因胜利而很快解体。《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所界定的远东战役,包括实施的大兴安岭-奉天战役,远东第一方面军实施的哈尔滨-吉林战役,远东第二方面军(黑龙江内河舰队参与)实施的松花江战役以及南库页岛战役、千岛群岛战役太平洋舰队实施的清津战役。远东战役作战范围是中国东北及张北地区、朝鲜东北部沿海、南库页岛、千岛群岛。

  远东战役发起于1945年8月9日,恰好介于两次爆炸之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苏联军方界定的远东战役却是8月9日至9月2日,二战的最后一役不是结束于日本的投降,而是延伸到盟国对日受降签字日。在二战众多战役中,远东战役本身就有其独特性,对于研究远东战役的中国学者囿于政治定位,常有过高的评价。斯大林时期曾称“打败日本主要是中国人民和苏联的功劳”。中苏交恶后也只是将“修正主义”区别出来:“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下的社会主义苏联的军队和人民,在战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三十周年》,《人民日报》1975年9月3日);远东战役“一举摧毁了霸占中国东北多年的关东军和其他日军,在最后彻底击败日本帝国主义的战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王捷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大词典》)。但是,流传甚广的关于远东战役的一些经典话语其实并不符合事实。

  首先,远东战役时的日本关东军绝大部分是新编部队,并非日本陆军精锐兵团。

  苏联关于远东战役的专著《远东的胜利》称“在远东同苏军对垒的敌军集团计8个野战军、2个航空军,共40到42个步兵师团、7个骑兵师团、22个步兵旅团、2个坦克旅团及一些独立联队,总兵力超过120万人”,常为一些引用者误解,如《国外坦克》2005年第8期所载肖鹏《铁骑千里奔袭横扫日本关东军》的关东军数字当源于此。其错误在于《远东的胜利》所说并非仅指关东军,而是包括“满洲国”、“蒙疆自治政府”的伪军以及驻防南库页岛与千岛列岛的日本陆军第五方面军。

  远东战役发起时,在中国东北范围内有关东军第一方面军之第3、5军,第三方面军之第30、44军,直辖第4军,共辖22个师团8个独立混成旅团2个独立战车旅团1个机动旅团。其中有1944年5月后扩编的第107、108、112、119师团,1945年1月16日编组的第79、122、123、124、125、126、127、128师团,7月10日编组的第134、135、136、138、139、148、149师团,以及1945年6、7月间从日军中国派遣军紧急转调的第39、63、117师团,8个独立混成旅团均为当年就地编组。以上有作战经历的部队只有关内调入的3个师团。7月10日仓促编组的部队大多数师团长从日本国内调任,其上任时间还要迟,独立混成旅团都只辖4个独立步兵大队,而此前的日本陆军独立混成旅团标准编制是5个独立步兵大队或更多。新编部队的实际编成(包括人员、装备)能达到何种程度肯定大有问题,例如第136、137、138师团基本由在乡军人编成,实际未成军;又如7月底才获准组建三个特别警备队关东军8月初开始组织实施,其间预定配属第4军的第3特别警备队因该军司令官上村干男反对而搁置。

  1942年10月关东军升格为总军,战争末期关东军指挥范围扩大到朝鲜半岛。因朝鲜东北沿海是苏军可能的进攻方向,朝鲜北部防务于5月底由第十七方面军交割给关东军,6月17日从关内调入第34军司令部驻咸兴担任领率,辖2个师团1个独立混成旅团。远东战役发起后,关东军依预案将逐步收缩到南满、朝鲜,驻防朝鲜南部的第十七方面军奉命归属关东军。第十七方面军司令部驻汉城,辖第58军以及7个师团2个独立混成旅团。

  朝鲜北部的清津作战实际发生地在雄基、罗津、清津、成津(今金策)等港口,作战规模均不大,与苏军交战的是日军朝鲜军管区部队。第34军司令部驻咸兴,部队分驻咸兴、定平、平壤,离上述战场尚远,咸兴、平壤、元山、海州均为苏军以空降方式占领。

  在南库页岛苏军作战对象为日军第88师团、在为第91师团,均直属日军第五方面军(司令部驻北海道札幌),在张北方向有独立混成第2旅团。

  总之,远东战役全部作战范围日本陆军部队其实只有26个师团、10个独立混成旅团、2个独立战车旅团和1个机动旅团。日本陆军第2、5航空军分驻中国东北与朝鲜,但可用于作战的飞机极少。

本文链接:http://sendasgift.com/fangyuzongshen/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