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防御阵地前沿 >

“战地女神”刘亚玲:曾因违抗军令上老山前线被处分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防御阵地前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7年1月7日,中越战争老山前线战斗将于早七点正式打响,大战一触即发,此时中方139师的一名战士却接到了首长下达的一项特别任务,阻止我军中的一个士兵进入前线阵地。

  刘亚玲:堑壕很窄,就这么窄的,一人宽刚能过去一个人,有个兵就在那守着,说今天你就别再上去。我说平常挺熟悉,今天怎么就,就说啥都不让上,他说对,没有通行证就是不准过,说啥今天就是不准你过。

  解说:在狭窄的战壕里这来自同一阵营的男兵和女兵对峙着,突然之间女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小小的手雷。

  刘亚玲:已经把光荣弹的弦就在我裤兜里套好了,套在我手指头上然后抓出来,我说这就是通行证,你要不要?那兵一下子傻眼了,然后气得就跟哭了一样,一跺脚我不管了,你们让她过去,我不管了,你们让她过去吧。

  刘亚玲:他吓傻了,他就一闪身,那你不管了那我过去,你以为我不敢过呢,我就走了。

  陈晓楠:大战前夕为了阻止战友上战场,同一部队的两兵战士险些兵戎相见。这看似根本不可思议的一幕就线号,中越战争的主战场老山之上,而最终“获胜”的那名女兵在当时的老山其实已经几乎是上至首长,下至普通士兵尽人皆知的一个传奇人物。她既是一个屡抗军令受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刺儿头”,又是一个战士们私下里口口相传的神秘偶像。还有人干脆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战地女神”,而她的大幅照片也被1986年8月24号的《解放军报》刊登在了头版之上,在当时的媒体她被称为是“猫耳洞里的南丁格尔”。这种种纷繁甚至是有些矛盾的称谓,集中在了这样一个瘦瘦小小的,戴着眼镜看似很文静的女兵身上,那么这众人瞩目的女兵到底是何许人也呢?刚刚我们看到的那名战士为什么要拼尽全力阻止她进入阵地前沿呢?

  解说:女兵名叫刘亚玲,文山陆军67医院的一名护士。然而就是这个普通的女医务兵却在服役期间数次未经批准孤身进入最前线战斗带伤的刘亚玲又混进了营地,摸准她个性的首长为此专门派了一个士兵守在战壕里,任务只有一个,专堵刘亚玲,绝不准她再进入前沿阵地。

  刘亚玲:我就觉得我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打仗肯定是有伤员,有伤员我都在眼皮底下你还不让我上,你还要拦着我,拦着我干什么呀。

  解说:1987年1月7日早7点,17战斗正式打响,在万炮轰鸣之中,女兵刘亚玲再次冲进了她无比熟悉的战场。刘亚玲1963年出生于陕西西安郊区农村,1980年代初她考入第四军医大学附属护校学习护理,1984年面临毕业的刘亚玲做出了一个令同学老师惊讶的决定,她放弃了去北京301医院当护士的机会,而是报名上老山。

  刘亚玲:是,301是大医院,解放军最大的医院。但我觉得我这种脾气不适合当保健护士,一辈子能逮着个上战场的机会,这才是难得的,整天的当兵当了一辈子,连个枪响炮火那个啥的都没见过,战争是个啥样都不知道,我觉得其实挺遗憾的。毕业典礼的会餐的时候他们都哭,我就问我们同学,你们都哭啥呢?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哭什么?我们哭你呢,哎呦我说奇怪,我还没哭你们给哭了,我说别哭别哭安慰他们。我们队长说刘亚玲你一定要多保重,我说哎呀没事没事,真没事,我肯定会回来的。

  解说:1984年8月刘亚玲进入云南文山陆军67医院,这是离战场最近的一所驻军医院。面对源源不断的伤员,刘亚玲和同事们投入到紧张的救护工作当中,在工作中她了解到最前线的战士负伤第一时间赶来紧急处理的是那些从士兵中挑选出来临时培训的卫生员。而在从阵地到医院的漫长转运途中,很多战士的伤情加重,因此截肢甚至牺牲,如果能在第一时间获得更专业的救治会怎样呢?

  刘亚玲:那天我去烈士陵园的时候,发现了有一个头发花白的有一个看着像个老将军的样子,在一座坟那块哭,哭完了以后被两个兵给搀扶下去了。那一个山坡全部都是烈士的墓,我当时就在那琢磨就说,不知道躺在这儿的有多少人其实是能救活,可能躺不到这来。看了以后我就觉得我肯定要上前线,前线就是那种伤员一负伤一倒下,我立马就去给他包扎的那种,让我待到医院里边算什么。

  解说:1986年4月“蓄谋已久”的刘亚玲终于逮到了机会,她向领导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离开医院她没有返乡,而是踏上了早就“串通”好的陕西同乡战士的军用卡车,直奔我方防御作战的最前沿哨所。彼时中越双方的猫耳洞阵地同处密林,反复易手,犬牙交错,最近处相距仅几十米。而进山路上地雷密布,冷枪不断,埋伏四伏,更是险象丛生。

  刘亚玲:提着那个手枪,保险都打开,右手提着枪,左手揣着光荣弹,万一越军要在这设伏的话,我坚决不能当俘虏,那衣领里边还放了一把20号的刀片,手术刀片。

  刘亚玲:我是属于那种心理素质好的,就跟杨利伟上天一样心跳都不加速。我也是那种心跳不加速的那种人,无所谓,到啥时候说啥话,我不会提前把自己先吓死的。

  解说:一个女兵突然出现在猫耳洞这个纯男人的世界,立刻引发了战士们的好奇。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个女兵根本不需要额外的照顾,甚至比很多男兵还多了一份狠劲儿。进山第二天刘亚玲就救治了一名负伤的战士,几天后前方哨所打来紧急电话,出现重伤员。

  刘亚玲:抬下来了,我发现是徐良,我认识他,叫一下也不吭声了。我就赶紧给测血压,一测血压,血压是零,就是已经昏迷了。

  解说:徐良,中越战争中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以一个学音乐的大学生的身份主动报名上前线,在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的1980年代,他获得了众多媒体的报道。而进入部队他又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61号哨所,这个猫耳洞极度狭小,人半躺着方可进入,而又紧邻越军阵地极度危险。1986年5月2日,徐良在作战中身负重伤,此时刘亚玲进入前线正好一个星期,她马上给徐良输了一千毫升代血浆和一千毫升盐水,并亲自护送他到最近的医疗点。

  刘亚玲:堑壕就一会儿宽一会儿窄的,一下从宽的进到窄的那个地方,我就给卡住了。我前进不了后退不了,我就缩到担架底下,有时候那个战士抬着他就滑倒了嘛,我就在底下顶着,徐良他摔不着,我在底下顶着嘛。

  刘亚玲:反正那就跪着走,当时膝盖都就是磨破。我觉得但是膝盖磨破的时候也没觉得辛苦,我说哎挺好玩,怎么跟我小的时候玩泥巴一个样,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玩泥巴那种(情景),因为那地上挺泥的。1986年4月,部队医院女护士刘亚玲瞒着首长进入最前线的猫耳洞,并且这一进就是一副扎下根来的架势。

本文链接:http://sendasgift.com/fangyuzhendiqianyan/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