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防原子 >

中国第一条地铁能防 想坐得有单位介绍信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防原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战、二战的爆发,地铁竟发挥了神奇的作用。在伦敦,人们通过地铁将妇女和孩子们疏散到郊外。1940年后,伦敦地铁隧道又成了战时军事指挥中心、战时工厂、医院和市民的避难所。《魂断蓝桥》里玛雅和军官罗伊躲空袭的防空工事就是伦敦地铁的滑铁卢站。而苏联的莫斯科地铁,在二战期间也是发挥了战时指挥所的作用。

  中国的首条地铁,修建目的不为解堵,主要为了“战备”,能防、防化学、防细菌。

  北京日报曾专门揭秘中国首条地铁的修建幕后。1953年9月,一份名为《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要点》的报告,摆在中央决策层面前。该文件提出北京“为了适应国防需要,必须及早筹划地下铁道的建设”。

  按北京当时的状况,建地铁显得有点“烧钱”。建国初,北京常住人口不到300万,机动车仅有5000多辆。大街上人多车少。为啥建呢?周恩来总理曾一语道破:“北京修建地铁,完全是为了备战。如果为了交通,只要买200辆公共汽车就能解决。”

  当时的国际局势很紧张。1950年6月,中国被迫卷入朝鲜战争。同时,美国第七舰队开入了台湾海峡。浓烈的火药味,包围着新生的红色政权。这是需要首先考虑的因素。

  关于地铁的战备功用,“老大哥”苏联深有体会。1941年德军大举进犯莫斯科,莫斯科地铁不但成了莫斯科市民的避弹掩体,更成了苏军的战时指挥部。这无疑给了新中国领导人很大启发。

  因为中国当时在地铁技术方面几乎为零,于是北京市委在1954年10月报送中央的报告中请求“聘请苏联专家”。两年后,由五人组成的苏联专家组来到北京。专家组组长是莫斯科地铁设计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巴雷什尼科夫。1960年7月,中苏关系恶化,苏联专家撤离中国。

  1965年,中央再次筹划北京地铁,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被任命为地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批示,“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当年7月1日工程开工,年近八旬的朱德元帅亲自挥锹破土。

  曾参与北京地铁一号线施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王梦恕回忆,北京地铁通车后,很长时间不对公众开放,要凭参观券和单位介绍信才可乘坐。

  王梦恕还证实说,国家明确提出北京地铁建设级别为三级防护等级(民用最高防护级别),要求具有三防功能:防原子辐射、防化学、防细菌。还可经受100架飞机地毯式轰炸。战时还可每天将5个陆军整编师自西山运至北京市区。

  地铁内还装了三层门,两个车站之间又装了很多从潜水艇上学来的密封门。防爆门、密封门全是钢门,至今地铁一期工程基本上没漏过水。

  1981年9月15日,北京地铁一期工程正式对外运营。这段神秘地铁如今叫北京地铁1号线,又称北京地铁一线,其大部分线路与长安街、复兴路、建国路、石景山路重合。

  截至2016年4月15日,北京地铁已经拥有18条线公里,是世界第二大城市地铁系统,日均客运量1000万人次左右。

  既然中国地铁是跟着苏联“老大哥”学的,那“老大哥”的莫斯科地铁又有哪些独特之处?

  1931年莫斯科市委拉卡冈诺维奇提出修建莫斯科地铁,目的是为了军事防御,他说:“我们不仅要修世界第一流的地铁,而且要修超一流的,我们就是要比资本家们干得好!要最好的,最漂亮的!”苏联领导人希望宫殿不仅是皇室的礼遇,无产阶级也应享同等权利。

  斯大林专门指示“一定要往深处建,不惜为此多花钱”。要求离地面40~50米,最深的地方达到100多米。

  从1932年起,赫鲁晓夫组织了十万名壮劳力投入建设。赫鲁晓夫本人也戴着安全帽、穿着高筒套鞋,奔走在地铁施工现场。1935年5月15日,莫斯科地铁正式开通。

  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斯大林曾在地铁站动员军民团结抗敌;而运筹帷幄的苏军最高作战指挥部就在地铁白俄罗斯站,斯大林的办公室也隐蔽在清水塘地铁站里,即传说中的“末日计划”。假如遭遇核战,苏联领导人会第一时间进入克里姆林宫的地下掩体。二战期间,地铁作为可靠的防空洞,使千百万人免遭法西斯屠杀。战时,莫斯科地铁还成为临时生产车间,造武器弹药,修坦克大炮。另外,还有数千名新生婴儿隔着枪炮声在此呱呱坠地。

  莫斯科地铁因为修得特别深,地铁扶梯“一眼望不到出路”。网友“少女猛肉”在其游记里这样写道:漫长的扶梯上,你常常可以看到热恋中的情人在电梯上拥吻,也能看到两个人相对而站地聊天,还能看到有人在读书,有人在化妆。

  如今的莫斯科地铁,全长300公里,拥有12条线月,莫斯科上演了一部电影叫《地铁》,取景地就在莫斯科一号线的终点站。

  要数地铁的世界之最,一定不能漏了朝鲜平壤地铁,因为它建在地下150米,被称为世上最深地铁。但是,其实,平壤地铁是中国建造的!

  在2011年4月26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商务部副部长的傅自应曾透露,长期以来,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主要集中在工业、农业等一些生产领域,还包括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平壤的地铁站就是中国政府援建的。

  2014年8月31日的合肥晚报“解密”版有专门报道,1966年金日成访问中国时,中方请其参观了正在秘密建设中的北京地铁,金日成遂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地铁的要求。

  经批准,停建了北京地铁项目,优先无偿援建平壤地铁工程。平壤地铁1968年开工,1973年一期工程通车,第二期工程1987年全面完工。其中平壤地铁的机车,还是在上海专门研发的,车厢由中国长春客车厂制造。

  2014年第8期《南方人物周刊》《解密末日计划》文章披露,1951年,美国媒体曝光了一份名为“延续政府计划”的末日行动指南。根据这份计划,美国政府在国内寻找合适的地点,修建可以抵挡核武器攻击的地下指挥中心。

  山西晚报的一篇报道称,在2013年4月,为应对可能由核武器主导战场而导致的末日战争,一项由美国空军主导的攻击系统“末日地铁”正在筹备中,“末日地铁”与数个发射井配合使用,无人驾驶的车辆将搭载核武器,随时送至发射井发射升空。

  美国《国防内部》网站最先报道了此消息。到本世纪中叶,美国大部分核武器将被安放在这套末日地铁系统里。该项目或需数十年才能完成。

本文链接:http://sendasgift.com/fangyuanzi/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