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防原子 >

沉思三峡工程方案:要考虑防的问题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防原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夏佑新,原题:对三峡工程顾虑重重:这不是百年大计,是千年大计

  对我国水利水电建设极为关注,他从战略的高度,对长江的防洪、水资源综合利用、南水北调等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有一架望远镜跟随着多次视察长江,是重视水利水电工作的重要见证。

  这架望远镜是1944年美军延安观察组送给的礼物。但望远镜是在哪种情况下,由观察组的何人所送,至今仍无资料佐证。望远镜为双筒,黑色铁质,外包一层黑皮,大管直径4.5厘米,镜孔直径3.2厘米,左筒上部有白色“BINOCULARM36×;30”字样,右上筒则有白色“WEASTINGHOUSE1943H.M.R”字样。很显然,这是美军当时最新式的望远镜。胡宗南部进攻延安时,率中共中央主动撤退,随身带着的物品中就有这个望远镜。在陕北广袤的黄土高原上,面对尾追不舍的军队,镇定自若,沉着应战,终于反败为胜。

  新中国成立后,尽管工作人员为添置了几个新望远镜。然而仍然不忘过去生死与共的“老朋友”,他带着这个望远镜到全国各地视察。1958年,为治理长江三峡、规划长江重大决策进行实地考察,又带上了这架望远镜。3月29日凌晨1点多钟,健步登上了“江峡轮”,他被安排坐在三楼船尾。“江峡轮”经过一天一夜紧张航行后进入三峡。这天刚吃过早饭,身着睡衣来到驾驶室,他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两岸的地形。航行途中,船差点撞上江中心一块大石头,惊险过后,拿起望远镜专注地回头去看,他问船长:“这石头能不能炸掉?”船长立刻回答:“能炸。解放后已经炸了不少了,今后还应炸。”

  继续问道:“有些地方航道仍然很不好,在三峡修一个大水闸,又发电又便利航运,还可以防洪、灌溉,你们赞成吗?”船长爽快地回答:“我太赞成了,修了水闸,航行就更加方便了。”

  船经过三峡大坝坝址时,航速减慢。来到甲板上,拿起望远镜对着将要修建坝址的方向看了又看,直到船驶出很远,他还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观察着。

  长江三峡问题,要从荆江分洪工程说起。1949年夏,荆江——长江流经湖北枝城到湖南附近的城陵矶一段,险情频发。无数的生命和财产被洪水无情吞没,下定了治理荆江的决心。1950年2月,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提出兴建荆江分洪工程的计划,国庆期间,听了汇报。

  对于荆江分洪工程,湖北持积极态度,湖南却有顾虑。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说,荆江分洪区等于在洞庭湖上顶了一盆水,万一溃口就要水淹湖南,搞得不好湖南出了力等于自己淹自己。亲自过问后,各方面终于达成肯定的一致意见。亲自审查设计书,并立即批准兴建该工程。1952年4月5日工程全面开工后,他还专门题词:“为广大人民的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

  周恩来请示后,从部队抽调了6万人参加分洪工程。原计划100天完工的工程,结果75天完成。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极大鼓舞了的信心,也肯定了分洪工程的可实施性。

  从荆江分洪工程到正式提出三峡工程,历经一年时间。到了1953年2月,乘“长江舰”从汉口到南京,专门就长江流域规划、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等问题同林一山谈了3天。林一山谈了在长江许多支流修建水库的规划。问他这些支流水库加起来能不能抵上三峡一个水库。林一山否定了。于是指着地图上三峡口说:“那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就先修那个三峡水库,怎么样?”从此开始筹划兴建三峡水库。

  1954年11月26日晚上,的专列到达汉口车站,林一山到车上汇报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建设问题,、周恩来也在车上。林一山汇报三峡坝区的选址定在花岗岩地带的美人坨,但是岩石风化厉害,而且这个河段上游的片麻岩还未勘探过。询问什么是片麻岩,立刻说:片麻岩是花岗岩的变质岩,很坚硬,在片麻岩地区选坝址是没有风化问题的。在场的人都很惊讶,居然掌握了丰富的地质知识。

  直到27日拂晓,林一山的汇报才结束,拉住林一山继续谈,将车停在郑州北站,又听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赵明甫汇报黄河的综合治理情况,和、周恩来以及河南、湖北的党政领导一起探讨,并向赵明甫要了黄河流域的地图。

  对于三峡问题,非常慎重。1958年1月,他亲自主持南宁工作会议,期间有几天时间就专门研究三峡工程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主张先修三峡工程的林一山,和主张先开发长江支流不宜先修三峡工程的李锐进行了激烈的争论。让他们各写一篇汇报材料。

  林一山先汇报,他说三峡工程的报价是72亿元,对以前的汇报记得非常清楚,马上反问怎么少了,过去不是提160亿元吗?林一山解释说经过科研突破可以省下一些。李锐的报告只用了半个小时,非常简单,但问题谈得很清楚。听完报告后同意了李锐的观点,认为三峡工程目前搞不起来。在他的主持下,中央通过了《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决议》,指出: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方面考虑,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但是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开工,要待各个重要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才能作出决定。现在采取积极准备进行各项有关的工作。

  从1953年2月乘“长江舰”视察到1958年1月南宁会议不到5年时间,为了三峡工程和长江水利建设问题先后6次召见林一山。对三峡工程的考虑,他逐步地深入和细致,提出了很多关键性问题:一是如何解决泥沙淤积;二是投资国力能不能承受;三是怎样解决防空炸问题,同时要考虑防的问题。

  这些问题始终萦绕在的脑海中。1958年夏,又请林一山到武汉专门汇报长江的泥沙问题,也就是三峡水库的寿命问题。林一山汇报说,长江的含沙量远比黄河的少,相对量少,但绝对量还很大。根据计算,三峡入库泥沙,每年约5亿吨。假定三峡以上不修其他水库的话,三峡水库使用寿命可达400年,至少也可达200年。

  沉思了很久,告诉林一山:“这不是百年大计,而是千年大计,只两百年太可惜了!”

  按照他的指示,水力学和研究泥沙的专家们结合古代、国外的资料,最终找到了水库长期使用的途径。(《走进遗物馆》,夏佑新著,湘潭大学出版社出版)

本文链接:http://sendasgift.com/fangyuanzi/85.html